當前位置:
首頁
> 要聞動态 > 鄉鎮動态

萬崇“好妻子”不離不棄的親情守護

發布日期:2019-09-26  17:01  浏覽次數: 
  

 

萬崇“好妻子”不離不棄的親情守護

七年來無微不至照顧近似“植物人”丈夫


 

 

       在萬崇鎮豐林村街上組有一位樸實的農村婦女,她的名字叫陳正連,她是一位對丈夫不離不棄的妻子,也是一位為子女任勞任怨的母親。她出生在一個姊妹衆多的農村家庭,她的父親是抗美援朝的士兵,供養着八個孩子。雖然家境貧寒,但從未抛棄一個孩子。吃苦耐勞的父親給了她樹立良好的榜樣,讓她對于家庭有了屬于自己的定義。她母親曾對她說:“人生再苦也得微笑面對生活”,正是這種态度讓她在面對困境時勇敢而堅強。

 

(陳正連年輕時的相片)

       在物質匮乏的六十年代,她像大多數孩子一樣做着砍柴、插秧、割草等各式各樣的農活,充當起家中的勞動力,二十出頭便出嫁到了豐林村。之後為了生計她跟随“大部隊”同丈夫萬鳳珍一起來到浙江甯波打工。長時間的工廠加班勞作使她病倒了,手術後不敢多休息幾天又立馬回去工作,隻為多掙點錢給家裡的兒女讀書和建房。為了省錢,連過年的車票也舍不得買,在外地獨自過了好幾年。聽說女兒讀書成績好,拿了獎學金,她做起活來更加有勁,向周圍同事炫耀了一番,孩子一直是她努力奮鬥的動力。一家人過着平靜而充實的生活。

(陳正連丈夫萬鳳珍年輕時的相片)

       天有不測風雲,2013年一場厄運降臨到這個平凡的家庭,她的丈夫在回工地的路上出了車禍。接完電話的那瞬間,她都是懵的,情況遠比她想象的還要嚴重。當天傍晚,她連忙趕往浙江北侖醫院,家裡親戚也匆忙趕過去。醫生說,病情嚴重,問她是選擇保守治療還是動手術。保守治療的話,就相當于放棄治療。為了搶回丈夫的一條命,她同意手術。她心裡想,得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。連續簽了十來張協議,醫生才同意動手術。手術後,她丈夫全身纏滿了繃帶、插了胃管、氧氣瓶、尿管。

(陳正連及丈夫萬鳳珍合影)

       在北侖醫院待了一周左右,由于費用過于昂貴,不得不轉到樂安縣人民醫院繼續治療。縣人民醫院内科主治醫生說“再不醒來可能會成為了植物人”,讓她心裡涼了個透。為了喚醒丈夫,她每天在他耳邊說話,有時說着說着自己眼淚就嘩嘩的流。為了配合醫生囑咐,每天清早打水給他擦身按摩。由于她丈夫吸煙,所以肺裡很多痰,得通宵達旦得看護着,一旦痰堵了,會引起窒息的。她隻能在旁邊聽他呼吸聲和看氧氣機上面的數據,一有什麼情況就立馬告訴護士或者自己用工具把痰吸出來。因為插了胃管,所以每天她隻能用注射劑把牛奶慢慢注射到胃裡。在她悉心照顧下,她丈夫醒過來了,醫生也說是個奇迹。然而,情況還是不樂觀,她丈夫半邊身子動不了。她去咨詢護士,學習按摩,等到她丈夫有點知覺,就攙扶着她下地走路。期間,她丈夫出現日夜颠倒,她隻能晚上打起精神照顧。兩個月後出院了,由于是顱骨粉碎,腦前兩塊是凹進去的,不能受一點撞傷。

(萬鳳珍受傷後的相片)


       當年九月,她帶着丈夫前往南昌一附醫院進行顱骨修補手術。為了省錢,租了一躺椅睡在病房外面方便照料。天天吃蔬菜,葷菜舍不得吃。手術後,她帶着丈夫回到鄉下老家。子女在外打工,她隻身撐起這個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後來她丈夫出現了各種并發症,不會說話,智力幾乎為零,近似“植物人”,有半邊身子動不了,更可怕的是癫痫。一發作起來,整個人抖啊抖,口吐白沫,為了怕咬到舌頭,得把毛巾塞到嘴巴裡。一旦暈過去,得好久醒過來,而且各項身體機能會變得越來越差。有時候大小便失禁,她不厭其煩地處理,一個人攙扶着他丈夫到衛生間擦身。由于她丈夫半邊身子動不了,所以她每天還得喂飯給他吃,每次都是等丈夫吃完後自己再吃飯。

 

(陳正連照顧丈夫萬鳳珍的相片)

      有時候,他丈夫神志不清還會打她,她還是耐心哄着他吃飯睡覺。有時她出去買個菜回來,丈夫就不見了,她焦急地到處問人到處找。在村裡每座老房子喊他的名字,在每個黑暗可能漏看的角落尋找他的身影,怕不識回家路的丈夫餓死,被别人欺負。


        精準扶貧工作開展後,她被評為低保貧困戶。目前全家2人享受了低保保障政策。與此同時還獲得了健康扶貧、光伏扶貧、務工獎補、殘疾人補助、産業脫貧貸等一系列扶貧政策,大幅減輕了家庭的負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這近七年的時間裡,陳正連一如既往地細心照顧她的丈夫,用不離不棄的親情守護扛起了她們的家。看着陳正連對丈夫不離不棄的愛,對丈夫無微不至的照顧,周圍的人都說這個“不幸”的家庭裡充滿着最美與最愛。